阮文雄 / 全部文章 / 正文

阮文雄解《不同色彩的交响乐》(组诗) 《夜郎文学》2018年第4期荐读--夜郎文学杂志社

by admin on 2019-03-17

阮文雄解《不同色彩的交响乐》(组诗) 《夜郎文学》2018年第4期荐读:-夜郎文学杂志社

阮文雄
解,湖南郴州人。湖南省作家协会全委。诗作散见《花城》《诗刊》《诗选刊》等期刊,并入选多种权威选本、排行榜及教材。著有诗集《一条溺死在秋季的鱼》《纸日子》《在一起》《灰色调》等多部。另有小说、散文、评论发表
不同色彩的交响乐(组诗)

无题
这是人生的又一次转场
早起的鸟儿,刚吃过夜游的虫子
正在枝头歌唱
我习惯把坐骑拴在雪松林
马背上落满松针
办公楼后,露天篮球场谁来得早
就是谁的 ,鸟声来得早就是鸟儿的
午后,阴天开始转晴
四个小学生,其中一个抱着球
其中一个戴眼镜,他们聚在中圈
猜拳决定分边,又猜拳决定哪边先发球
他们四个人打半场赛,投同一个篮筐
又抢同一个篮板,他们闹他们的
鸟儿闹鸟儿的,井水不犯河水
那鸟声更清脆
秋天走了,冬天来了也得适应
不是吗?
多么熟悉的鸟声
哈,除了马鞭草的气色
这座院子的其他植物,我都喜欢
香樟也好,雪松也好
白玉兰、桂花、蜡树也好
它们仿佛就是我童年亲手栽下的
哈,这些鸟声那么熟悉
也是我童年见过的那群麻雀
哈露天篮球场,烈日下我们打过野球
哈瞳仁里冒出溺死者的脸
哈邮箱里没有收到任何信件,失望地走了
从你颤颤巍巍拄着拐杖,问我
——我讲我是新来的,你问姓什么
我讲我姓杨,你又问是哪里的杨
哈,边走边看手机
叙述者把以往所有的垃圾删除
我的前半生已死,墓志铭
正在写就,到我真死的那一天
将镌刻在跌落的棺木深处
无题(二)
真羡慕,年轻人像鸟儿一样
飞来上班,又飞回家去
轻轻松松
午间飞进机关食堂
吃工作餐,有说有笑
叽叽喳喳
我像只笨拙的老麻雀
混迹在这群年轻的麻雀中
有些茫然,莫名羞耻
竟不知所措
不同色彩的交响乐
是许多午间的鸟声很复杂
在使用高音喇叭向天空歌唱
一些分贝中,有一些悄悄话
有一些小学生的朗读声
有一些谈爱的,有一些布置工作的
有一些大声呵斥的
严格讲,一些麻雀群混入了一些坏分子
譬如,乌鸦喜欢咕咕喘息:
一些上次已经推荐
一些现在又推荐,没明白我的意思吗
一些激动,是激动过后的激动
一些遭遇,是不幸中的不幸
好吧,我暂且表示怜悯
但我没有能力帮忙
我想我了解屋顶那群灰鸽
它们咕咕声,像羽毛纷纷掉落时
冰雹一样重重地砸向大地

走,走吧
从翡翠声响的岗亭里
把大盖帽传递到整个天空
当明明是鸟儿在歌唱
为什么我也想歌唱
大氅刚谢幕,匆匆经过岗亭
闷热的午后——刮来
龌龊的风,大树招风
为什么像野狗一样,固执地游荡
横着河畔和山腰行走
上升作纵向的切割
走吧,走吧走吧
如同出发时的初衷
明明鸟儿在歌唱
我也想痴情地歌唱
忍受着
你先忙你的吧
我忙我的,就这个上午
不消解释什么
我们彼此泾渭分明,天空晴了
一会儿,又阴沉下去
不说——雨滴稀稀拉拉
宏伟大厦里暗线遍布
不说明线照样缠绕,伤痕累累
没有如此混乱,那些
信息怎会无处不在
不说,久违的太阳出来
房内仍处北极,窗外
当脚手架上,有人忍受着
在修补锈蚀的灵魂,在崖旁开出
的恶之花
你反复地说,我装作听不见
让我忍受着不置可否
你忙你的去吧

2

« 阮文雄认识和理解锻造工艺模拟软件-锻压培训

阮文雄认识偏差之“幸存者偏差”-我走神了 »

网站分类 divCatalog
文章归档 divArchives
友情链接 divLinkage